《bitpie中文官网》MetaMask 联创:创业六年后,我们的反思、回顾与信念

【比特派app下载安装】消息:

原标题:《MetaMask Girds for Crypto Winter by Drawing Lessons From the Last One》

作者:Aaron Davis Dan Finlay,MetaMask

编译:饼干,链捕手

从我们作为一对渴望在全新的加密行业中崭露头角的技术人员开始,很难相信 MetaMask 在过去六年中取得了多大的进步。虽然这个周年纪念值得庆祝,但我们也应该反思 MetaMask 的成长以及这六年的旅程如何塑造了 MetaMask 的精神。

我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 2013 年,当时我们都在为一个名为 VoxelJS 的开源项目做贡献,同时我们在一家名为 MochaLeaf 的初创公司工作,该公司被 Apple 收购之后,我们将重心放在 VoxelJS 上,该项目是一个软件引擎,可让用户创建 Minecraft 类型的浏览器游戏。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涉足了其他领域,包括点对点网络,并提出了一大堆疯狂的、雄心勃勃的改变世界的想法。

我们被加密空间的许多概念所吸引,特别是在技术、政治和数据主权的融合方面。诸如创建更有效和更具参与性的治理体系以及能够使财富分配民主化等想法,这些想法让我们感到大胆而有趣。

2016-2020 自力更生的岁月

在 2015 年以太坊刚推出时,产生了诸如 DAO 和替代货币之类的想法,我们知道很多用户想迫不及待地参与,但没有一个基础设施能够支持必要的操作。因此,我们诞生了一种在浏览器中运行的帐户管理器的想法,这就是 MetaMask 的起因。

我们知道,实现 Web3 这一新颖概念将取决于该领域是否拥有以可持续和管理良好的方式构建的基础设施,而且这些基础设施必须具有分布式、有弹性、开放性和参与性等特点。

Aaron 开发了 MetaMask 的第一个版本,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 浏览器中的浏览器 工具,后来 Dan 加入团队并将整个产品打造成一个简单的 Web 扩展。经过几轮来回调整后,我们最终得到的结果足以让开发人员在 2016 年的黑客马拉松中注意到我们,于是 MetaMask 诞生了。

一年之内,我们聘请了第一批开发人员,但这还不足以满足我们在 2017 年 ICO 热潮期间看到的大量需求。随着越来越多的用户争相进入加密领域,我们全力以赴打磨该领域的基础设施和提高其安全性。

当然,在 2017 年圣诞节前后的市场高点之后,市场上的看涨情绪迅速消失。像许多其他创始人一样,我们借此机会在加密货币寒冬中静下心来,专注于构建我们的平台。

2018 年,我们举行了一次会议,并开始讨论通过允许用户添加以太坊以外的网络来扩展 MetaMask。到 2019 年,Snaps 项目开始启动,该项目为开发人员提供了 dApp 安全连接到 MetaMask 的机会。

在这一点上,我们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创收项目。多亏了 ConsenSys 和 Joe Lubin 的支持,我们在财务上才能够收支平衡,他们相信我们的目标和动力,以及社区爱好者与我们努力构建的意愿。

因此,当 2020 年 3 月加密货币市场触底时,虽然我们担心加密生态受到重创后难以恢复,但还是全力以赴,继续建设,并在下半年发布了 Swaps 功能。通过发布这个功能,我们终于有了一个可持续的收入模式,这让公司能够开始发展,更加注重为用户提供服务。

2020-2022 扩大公用事业,显着增长

事实证明,2020 年加密市场虽然创造了严重低点,同时也突破了史诗般的高点。当年夏天,DeFi 行业中过去两年播下的种子开始开花结果。

Compound 推出其 COMP 代币推动了 DAO 运动,在过去两年中,整个加密货币领域的增长速度几乎是无情的突破。

MetaMask 作为在 DeFi 夏季开始时解决了生态系统的许多关键要求的成熟产品,理所应当地成为了去中心化收益平台的主要门户。2021 年 NFT 的兴起和区块链游戏爆发使 MetaMask 对全球的加密新用户群体具有价值。

到 2021 年 8 月,我们的月活跃用户已超过 1000 万,使 MetaMask 成为全球排名第一的非托管加密货币钱包。到了 2022 年,得益于 Web3 和元宇宙的潜力仍处于起步阶段,我们的月活跃用户已经超过 3000 万。

我们坚定不移地专注于战略性地发展我们的团队,因此我们团队的状态从未像现在这样有活力,并正在系统地完成我们的路线图和解决用户需求。

对于 MetaMask 用户来说,一路上有无数令人兴奋的成就,但我们一直非常小心,避免 MetaMask 受限于仅服务于单一 dapp 或用例的产品。我们的使命是更好地为想要构建和参与加密实验的开发人员和用户提供服务,因为这些工具变得越来越容易。

我们的路线图可能在某些地方会显得雄心勃勃,这是因为我们已经非常清晰地认识到加密钱包应该具备的多功能性。

熊市及其他

在经历了不止一个加密牛熊市场周期后,我们对 2022 年的熊市并没有感到害怕,特别是考虑到我们在过去六年甚至过去两年中获得史诗般的增长。

就像 2018 年和 2019 年的加密货币冬天一样,新一代的 Web3 开发人员正在建设中,我们正在预计下一个周期的加密格局可能出现的变化,从而为 MetaMask 带来隐私、互操作性、安全性和用户体验方面的改进。

此外,随着 Web3 的快速发展,我们相信加密资产的市场周期对于加密用例的破坏性会减小。很明显,即使在熊市期间,仍有大量用户继续使用 MetaMask 进行与投资或金融无关的加密活动,例如游戏、社交媒体、身份、艺术、合作或其他类型的交易。

因此,作为久经沙场的加密团队,我们对未来保持高度乐观。熊市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但很多用户已经尝到了拥有自己的数字合约和资产的滋味,这种势头不会消失,MetaMask 也不会消逝。

现在我们开启了下一个基础设施建设的六年,我们希望能够继续为全球用户带来使用分布式密码系统的力量。感谢世界各地数以百万计的热情人士,他们与 MetaMask 同行,将使一切成为可能。

f009d71eb6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