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pie怎么卖币》专访演员海清: “清空”自己,“隐入”生活

【比特派是钱包还是交易所】

正上映的电影《隐入尘烟》中,演员海清把自己“隐入”大西北的农村,彻底变成一个农民,完全颠覆了观众对她的印象。敢于把自己彻底“清零”,去潜心创作一个银幕上不多见的形象,可见海清对表演的执着与不懈追求。这一次海清的颠覆性表演获得了观众的一致好评。

近日,海清接受齐鲁晚报专访,分享了她拍摄《隐入尘烟》的幕后故事。她将拍摄这部电影视为一次冒险,因为想知道这样的角色自己能否完成。在这部电影中,海清忘记之前所有的东西,成为贵英,把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农民。

一开始不敢上厕所

后来与小动物混熟

正在热映的电影《隐入尘烟》由李睿珺编剧并导演,演员海清和李睿珺的农民姨父武仁林主演,入围2022年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并在上映后取得了极高的口碑。

影片讲述贵英与马有铁两个被家庭抛弃的人,在黄土地上彼此慢慢靠近并相濡以沫的故事。贵英身患尿失禁和无法生育的疾病,被哥嫂扔给了村里父母双亡的光棍马有铁。两人跟随四季更迭劳动耕作、饲养家禽、盖屋修房、温暖相伴,期待能治愈疾病、收获粮食,过上美好的生活。

海清饰演的贵英疾病缠身、黄干黑瘦、衰残羸弱,她有一口质朴的西北方言、一张沧桑的脸、一具残缺的身体,很难与海清之前爽朗精明、伶牙俐齿的荧屏角色扯上关系。这是一个让演员完全隐掉、清空自己才能演好的角色,海清为这个角色付出了很多。

海清告诉记者,2019年12月她拿到导演李睿珺的剧本,看完很喜欢,得知两个月后要开拍,就放弃了带家人旅行的计划,于2020年1月到了导演的老家——甘肃省张掖市高台县罗城镇花墙子村体验生活,花10个月时间完成了这部与大自然春耕秋收的作息规律完全一致的影片。全然陌生的生活,几乎把海清打蒙。因为农村屋内很冷,海清到了村里就被冻得生病了,发起了高烧;因为害怕院子里的驴、羊和鸡,她甚至不敢穿过院子去上厕所。海清还经历了很多令人哭笑不得的生活磨砺,“有一天我自己去上厕所,一边上厕所一边跟家人聊视频,结果大公羊进来了,鼻息猛地喷过来,我吓了一大跳,手机直接掉进旱厕,就听视频那头在问我,这是哪儿啊?我淡定地捡出来,也不能换手机,只能擦干净,继续用。后来听说大公羊也吓到了,当晚拒绝吃玉米。”

海清称,她在体验生活过程中放下了表演的所有技巧、经验、判断和认知,全身心地投入到与贵英类似的生活中。她在李睿珺的小姨家住下来,和小姨、小姨父一家一起包包子、拧麻花,给小羊接生,把旱厕清理干净。春天到了,冰雪融化,连动物们也都与海清混熟了。

筹备开拍时,因为现买的衣服太新了,海清发愁没有适合贵英的衣服,她就捡小姨、奶奶不穿的旧衣服,又洗又拿锉刀锉,放在太阳下晒,自己做旧。贵英和马有铁结婚新房里面的被褥是导演李睿珺小时候的被子,因为服装、被褥有尘螨,海清起了很严重的疹子。海清说,有次拍村民们在广场上开会的戏,她的助理从她面前走过都没把她认出来……

放下所有自我成为她

完成跟自己的对话

要进入贵英这个人物,海清要从外在到内心都蜕变成贵英。海清说,她知道变成贵英很难,但没想到这么难。拍这部戏,海清过了语言关、体形关,也过了自己内心的那道坎,全身心地去感受人物,给角色赋予了独特的灵魂。

贵英的小便失禁问题,海清认为,这不是外化的身体疾病,她想找另一种方式呈现出来。“和导演商讨之后,我开始观察村子里腿脚不好的老人的走路姿势,替换到自己日常的走路上,散步也是用一瘸一拐的戏里的姿势,每一天我都这么走,慢慢地就把步态固定下来。”整部影片中贵英都佝偻着身体、手发抖、膝盖僵硬,唯唯诺诺地活在人间。由于一直保持这样的体态,海清拍完戏后脊柱侧弯了。为了演出贵英眼神中的黯淡和无神,海清甚至想把自己的眼睛晒成农村人的浑黄模样,结果因为抬头盯了太久的太阳,把眼睛伤得视力下降严重。

电影开拍后,海清跟着导演和小姨父下地干活,电影里的麦子,都是海清和“姨父”马有铁亲手种下的。贵英和马有铁过着朴素的农耕生活,这生活里有最大的诗意人生和悲悯情感。贵英和马有铁相依为命,表达着无言的爱。海清告诉记者,她很喜欢的一场戏是给马有铁送热水,贵英把水抱在怀里,等着马有铁回来喝热水,那场戏象征着两人的感情发生变化,而且水的光影打在马有铁脸上,光影真的很美。让海清最难受的是,影片的最后,贵英哪怕是死了,手里还攥着要给马有铁的馒头。

海清挺过了各种难关,通过这个角色完成跟自己的对话。“其实在接下这个角色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演好,所以,我放下了所有的自我来成为她,从思想到眼神到肢体语言,我必须要成为贵英,把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农民形象。这是我跟自己的一个对话。”海清称,很多人会问她,拍这个电影花多长时间、吃多少苦、有多难,但其实对她来说最难的是表演,因为是跟纯素人演员对戏,需要专业演员放下一切,去跟对方拼“真实”。海清完成了这个冒险的表演之旅。

从《双面胶》《蜗居》《王贵与安娜》等都市家庭剧中的“国民媳妇”形象,到《后厨》《心术》《请你原谅我》等行业剧中塑造的独立女性形象,到《小欢喜》《小别离》等剧中的妈妈形象,再到《隐入尘烟》《在一起》《啊摇篮》等不同风格类型作品中诠释的各具特色的女性形象,海清在表演上做着努力和突破,观众看到了一个演员不设边界、不设限的潜力和魅力。面对未来,海清告诉记者,她想演个特别飒的侠女,因为拍武侠是她从小的梦想,可惜这个机会还没有来。

记者 师文静 【编辑:王诗尧】

2e9d2d1bfa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