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种地,你会嫌弃吗?

正当在南京乡村种瓜创业的小伙子为滞销的甜瓜而焦虑时,新东方旗下的农产品直播带货平台——东方甄选的粉丝量正飞速攀升,已逼近300万。

主播们娴熟地在中英文间切换,用丰富的知识、幽默的谈吐刷新了网友对直播带货的认识。

总算有“高人”为农民卖货,虽然还只是在直播平台上,但足以让人看见,原来农产品的世界生动有趣,如此广袤无边。

你的有机蓝莓、没用除草剂的大米、没有膨大剂的草莓……凭什么脱颖而出,让人看见,让人知道?

美国拥有全球最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不仅缘于先进的生产技术。经济学家周其仁认为,工业生产流水线的技术进步可以很快,产出规模可以迅速翻番,但是打通市场的渠道很难随之翻番,是无数推销员成就了现代工业革命。历史并未走远。国内乡镇经济的兴起,也是靠无数推销员行走四方,为“乡镇制造”攻城略地立下汗马功劳。

如果优质农产品都能卖出优价,那进入乡村的新农人还会少吗?

不会少,但也不会迅猛增加。因为优质农产品实在是精细之物,无法短时间大规模复制生产。南京这座大城市,未来农业从业人口只会是有限的一二十万人。

很少有一个行业,仅仅靠自身的积累就能实现行业的升级迭代。

就拿时下最热的科技创业企业来说,哪一家的背后离得开资本的介入?这些资本来自制造业、地产或者金融业,总之,其它行业赚的钱最终都化成资本,用来瞄准新的科技产业项目。

曾经出现过的下乡资本,大多灰飞烟灭。工商资本不懂农业,农业的利润也难填资本的欲壑。纵观农业先进的国家,也没有谁是得益于社会资本的进入。

外力少,公共平台又不够,所以农场主要身兼数职,要种,还要卖。

乡村振兴,不光是乡村的事。对南京来说,就算撇去事关城市安全的农产品保障功能不谈,这座城市的竞争力,一定少不了乡村的魅力。竞争力,首要就是独特性。在长三角蓬勃的乡镇经济大潮中,南京落在后面,但也为这座大都市保留着面积超过11%的河湖渠塘和未被破坏的乡村肌理。驶出主城区,站在丘陵高处,时常出现山、水、林、田、村相融如画的田园美景。

美归美,年轻人愿意去留影打卡、去露营、去享受美食,但要留在乡村,则不愿意。

2019年秋天,南京德基广场举办了一场水稻展。年轻人驻足欣赏金黄的作物,也好奇,这是水稻还是小麦?“当然是小麦啦!你不知道金色的麦浪、绿油油的稻田吗?”有类似回答的年轻人数不胜数。

让水稻基地负责人难过的还不止于此。布展和撤展都在深夜两三点开始,会展公司一下就派来20多位年轻人,全是这位负责人梦寐以求的20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他们从两三点干到早上天亮,都是力气活,我们种田哪有这么苦!”负责人才明白,原来不是没有肯吃苦的年轻人,只是年轻人不愿到农村去吃苦。

2008年日本推出“故乡税”。游子可以向故乡缴税,来抵扣应缴税收的一部分,家乡则把优质农副产品作为“回礼”寄给游子。税种改变非一地可为,但这个税种背后流露的对农副产品的自豪和重视令人触动。

当地优质的农产品,为什么不能成为各级政府体面的伴手礼,成为受人欢迎的单位福利,成为朋友礼尚往来的新风尚……

莫嫌食材家常不贵重。讲究健康绿色,物尽其用,乃君子之风。

一位小伙子说,母亲埋怨,他选择种地以后连女朋友都找不到。

怎么可能!脚踏实地有定力,吃苦耐劳有追求,对一株作物都这么用心,一身肌肉是健身房练不出来的美,这样的小伙子越来越稀少宝贵,以后怕是要被“哄抢”。

(颜芳) 【编辑:彭婧如】

bitpi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